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问道诗词 首页 诗活动 查看内容

问道诗社200502期和诗作品点评

2020-5-30 21:14| 发布者: 问道诗社| 查看: 34| 评论: 0| 查看评论

本期原唱:

1、独坐 (文/顺则堂主)

独坐池亭共翠微,谁吹玉笛倚余晖。
今时临水人孤赏,旧处凝眸絮偶飞。
破寂荷间蛙起鼓,移形叶底蝒留衣。
吾衰不记停云句,暝色随风暗四围。

天脊野鹤:命题独坐,当以抒怀。作品首联,用青山、玉笛,池亭、坐客,勾勒出一幅画面,给人以种种遐思。所谓“起句先须阔占地步”,大概就是此味。颔联递进,上句以“临水”承接,“人孤赏”寄情,下句入题,道出诗家对故人的思念,“旧处凝眸絮偶飞”此句耐品,含而不露,当赞。颈联实写景物,以耳听鸣蛙,眼观蝒衣,进一步渲染思念之情绪。尾联自叹衰老,寓意以暝色,使思念之情,更加沉重感人。此诗特点,应该是运用了“叠加”之法,把思念之情层层渲染,从而把其思想脉络的发展,充分地描述了出来。提一点不是问题的小问题,首句“独坐”,与颔联“人孤赏”,有重复之嫌,如改为“静坐”,可有改善。颈联“移形”亦当酌。

青鲫:安得促席,说彼平生。总觉前二联不甚经济,玉笛倚余晖 略有些拗口。颈联工整有趣,只略有些过于写实。尾联停云句或有两层深意。全诗所表达的孤寂之感,在末句暗四围体现到极致。


本期和诗:

2、初夏晚亭(文/拾雨)

独坐小园暝色微,春阑谁共忆芳菲。
啼中心事数声燕,望里天涯一缕晖。
无酒无诗空索寞,与君与梦久睽违。
凭栏抱膝忽惊晚,风满幽亭月满衣。

天脊野鹤:佳作当赞!全篇格律工整,中二联的对仗也很工。四联的内容布局和句式节奏完美,尤其是中二联的铺排角度很值得大赞。和诗,并不是简单重复原作的主题,要有翻新或提升。此诗作者在这点上作的很好。不足之处,首句“暝色”,虽指暮色,但也有晦暗之意,与“天涯一缕晖”,情调稍有不谐。尾联“凭栏抱膝”,有重复之嫌,影响美感。

青鲫:全诗意脉清晰,起承转合流畅,尾联风满月满却唯独人不满,徒留慰叹。只颔联 里 字似有不协。

海天一色:全诗气脉通畅,构架合理,唱和一体,凭栏与抱膝略有不协调,尾句景结显拖滞。


3、月季花香染屋围(文/盘启星)

客路青葱接翠微,山村雾绕涌朝晖。
一江绿柳轻舟过,四野清风白鹭飞。
曲径幽深通险处,行人初热湿单衣。
谁言春去群芳尽?月季花香染屋围。

天脊野鹤:首联开篇平淡,下句“雾绕”与上句之景色有隔。难得的是颔联“一江绿柳轻舟过,四野清风白鹭飞”,意境至美,自然而不失浮华。前两联“青葱、翠微、绿柳”,均写绿意,重复,能精炼一些更好,这里有词穷之感。问题出在颈联,不仅失对,尤其是下句“行人初热湿单衣”极大的伤害了全篇的美感,

青鲫:既然题目为月季花香满屋围,但全诗至尾联群芳尽,月季香屋围似无有铺垫,且以此问答结尾略有不通突兀,时此处选尾句为题似有不妥。莫如将七句的问句改成,风起  之类云云,既解上句初热,亦合末句香满,或更为通顺,题目亦尚可。

海天一色:描写夏景之作,通篇景语,层层递进,详略适宜,着眼开阔。“柳”用一江来衡量不妥,“行人热”无用意。


4、暮晚叹(文/一江明月)

久病残躯体质微,人生暮晚叹余晖。
今时热血胸中尽,昨日青春梦里飞。
花谢花开轮换季,寒来暑往减添衣。
唯欣孝道传家好,子女承欢绕伺围。

天脊野鹤:此诗以律诗论之,有其形,韵脚、平仄,对仗,均依法度而行,遣词用字,无不当之处,且无明显的诗病,着实可圈可点。但观其全篇,却无凝练之意,犹如散文之句。虽然暮晚有叹,但也是一般感慨,其深远之意,无处可品。由此可见作者,已得律诗之法,初具诗家之象,可能是受“打油诗”影响过深的原因。所以要想写好律诗,不能停留在一般的理解上,还需要在其精髓处多加探讨。或许油诗与律诗,不容易兼而得之。

青鲫:字里行间透漏着作者的遗憾与无奈。今时胸中热血尽,青春只能梦里飞,花开花谢,年复一年,“轮换”“减添”用的很细腻。在被岁月磨平了棱角之后,只剩下无奈,而无奈久了,也就只剩下平静,唯一可以慰藉的就是亲人的陪伴了。

海天一色:尾句立意可赞,犹以前面的铺垫形成一正一反,颇具曲折诗意。前三联基本在一个点上做文章,角度单一。


5、夏(文/兰台云梦)

甚矣吾衰目渐违,斜阳败柳舞余晖。
焦燎暑气销沉日,聒噪长思欲不归。
寂寞蝉鸣蛙亦叫,烦嚣雨乱絮难飞。
忘机难得停云霭,白首相宜入翠微。

天脊野鹤:这首诗与原唱,没有什么关联。所咏主题思想,尾联较为明白。“忘机难得停云霭,白首相宜入翠微”,但从起句,多有不解之处,比如,甚矣:太过了。吾衰:人老吗?目渐违:难懂。斜阳、余晖,意像明确,但是重复。题命为夏,怎么又来败柳呢?中二联物像与情绪,读来理不出头绪,故不敢妄加评论,抱歉了。

青鲫:整体给人感觉有些乱,首句语气词加倒装似显不和,舞 字与全诗意境不和,中二联意似有重,承转不足。

海天一色:尾联出色,一语点明主题。中二联连用四个连绵词(或者说并列)句式上显得单调了,首句从意思的节奏上看不是诗句了,有点儿像赋里面的散句。


6、步韵(文/寒风)

夏日炎炎风势微,门前独坐待斜晖。
萧萧木叶沙沙舞,柔柔鬓丝飒飒飞。
近水丹阳重沈月,高山流影褪残衣。
应知热气终将尽,夜幕时分看四围。

天脊野鹤:诗有情怀,方能引人共鸣。此诗首联意像清晰,地步开阔,门前独坐,最是寄托情思之时。不明白的是,颔联两句,为什么承接的是“风势微”呢?更何况“柔柔鬓丝飒飒飞”与“风势微”,明显有隔。颈联上下句,均是写实景,前题首先是自然贴切,但是本联读来好像一头雾水,不解其意。所以诗读至此,不敢妄加评议了。

青鲫:全诗立意不甚明确,叠词略多,不甚经济,且萧萧与炎炎向去,沙沙与飒飒意重。

海天一色:单句均精到,词也准确,意脉有些混乱。首联对句与尾联对句基本一个意思。


7、初夏江亭(文/天脊野鹤)

日暮江亭暑气微,行云在水带春归。
霞光作客沿阶上,雁侣还家隔岸飞。
酒失故人何处饮,愁生此夜不堪挥。
谁怜独坐回无路,四面蛙声已合围。

顺则堂主:起得淡,“行云在水”有画面感。颔联上句承首句,下句接次句。前四句俱是动景,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按部就班,而时光于不知不觉之间悄悄流走了。颈联由目见转入心思,由“雁侣”而起故人之思,流转自如。一“侣”一“失”,一“失”一“生”之间,对比强烈,故下句“不堪挥”就水到渠成。尾联借喧嚣的蛙鸣衬人心境之索莫,效果不错。“回无路”暗指畴昔聚酒之时已难得了。全诗以“淡笔”写“浓思”。愚以为可商榷者:“带春归”忒直露,“雁侣”意思是妥帖的,但于“初夏”之时,总显刺眼。

拾雨:首句入题,行云在水画面流动,很美好。颔联霞光做客也很灵动有趣。颈联抒情,只不过孤独忧愁的情绪和前二联的洒脱轻快不是特别合拍。尾联尤其是结句很精彩,蛙声合围,既形象也有情绪蕴含其中,余味悠长。

海天一色:佳作,句精炼言简韵长,词准确意明声协,章法层次清晰,结尾诗意无穷。


8、独坐(文/欣然)

叶密花疏柳絮飞,客亭突兀沐余晖。
一湾秀水呈丹墨,满眼连峰涌翠微。
寒笛轻收孤雁翅,浅吟渐退晚霞衣。
空幽若得情能寄,静待山风叩野扉。

顺则堂主:一篇不错的作品。首联点时节,地点,“突兀”有时久意,人忽然惊觉,可见沉浸之深。中二联坐时所见所思,“呈”、“涌”、“收”、“退(褪)”等动词下得精准,增色不少。“孤雁翅”既可指笛曲又可指人的境况。惟“丹墨”一词愚意和“叶密花疏”稍稍有违,此仅个见,供作者参考。尾联上句略露情思,下句复归平静。“静”不仅指环境,亦指心境。通篇除七句外皆可作景语看,静安先生有言“一切景语皆情语”,可见若以情观世,则无景不含情,无景不灵动。

拾雨:首句点明季节为春夏之交,“突兀”二字略无由欠美感。颔联描摹眼中的山水景象,色彩对比和谐美好。颈联中“寒笛”“孤雁”似更近秋意,感情色彩也与前文有差异。七分句还可再炼,结句不错。


9、和诗(文/海宇天臣)

问道孤峰赏翠微,何须横笛唱金晖。
心随流水群山转,恨共闲云碧宇飞。
入夏蒹葭摇嫩叶,暮春薜苈结青衣。
那堪情醉黄昏后,向晚渔歌浪楫围。

顺则堂主:首句“问道”双关语,次句定基调,“金晖”予人有振奋之感,似与诗意有违。颔联作洒脱语,然下句似有点适得其反。颈联不开阔,有合掌嫌,且似有点游离于诗外,没起到应起的作用。或许是想说人生种种其实都似“蒹葭”、“薜苈”那般自然,没什么可慨叹的。尾联似与前文有隔,问题可能出在“那堪”上。既作劝慰诗,于意理和气象上不妨再斟酌些。

拾雨:颔联“恨”字略无由。颈联两句都是从植物入手,而且着眼于叶子,没能从不同维度来拓开。诗中意像较为繁多,虚词使用比如“哪堪”可再炼。


10、依韵 习文(文/习文)

青茵次第草长微,遥看东流逝水归。
玉影老桥思棹过,风声疏路待云飞。
荼蘼柳摆书窗外,豆蔻梅开小径围。
莫叹春消香已断,榴花一树月同辉。

顺则堂主:起句平淡,见草茵起兴。“青茵”和“草”似重,且似与“微”有违。后七句一脉相承,一气流转,意理皆顺,不错,只是格局稍显局促,且中二联有“平头”之嫌。“书窗”对“小径”亦可求工。

拾雨:首句草长微的微字有点凑韵了。颔联承“东流”二字写水,结合紧密,只“玉影”形容老桥,似可酌。颈联里的梅字,需要考虑下是否妥当。既然还有荼蘼和豆蔻在盛开,尾联里紧接着“莫叹香已断”似乎欠妥,或者把尾句实写榴花的思路改掉也是一种方法。总之,每一联的衔接要相互考虑再周全一些。个见勿怪。


11、春梦何时复翠闱(文/青鲫)

小院独怀忧意微,倚栏亭上沐清晖。
凉风惊面销形瘦,累世繁愁锁志飞。
花尽叶深虫织密,暮沉歌半酒熏衣。
殷勤推盏让明月,春梦何时复翠闱。

顺则堂主:“忧意”稍有点别扭。沐着清晖,色彩应该是明亮的,但颔联以下,情绪急转,诗句呈现的俱是灰色萧索之心情,可见首句之“微”不实。形易销,志难酬,故有邀月共觞之举,可见作者之孤寂。明月真个解人,高兴时陪你,落寞时陪你,只要你愿意,她都陪着你。颈联有言外意,“尽”、“深”、“密”、“沉”云云应该有所寓意。通篇读后有沉重感。“织密”和“薰衣”对可榷。

拾雨:全诗情思还是很清晰流畅的。不过遣词选字还可继续精炼,比如“忧意微”“锁志飞”多少有点凑韵。颔联“虫织密”和“酒熏衣”对仗可酌,“虫织密”在此句中的作用不很明朗。


12、大堤(文/商道酬信)

比起当年气力微,小亭扶坐对斜晖。
石桥骑水白莲静,林岸听歌杨絮飞。
叹景唯怜春别去,闻香已惯醉才归。
浮生只愿情长久,携手青荫襟袖肥。

顺则堂主:题作“大堤”,诗意却似与之无关。首句如唱词。多少年过去了,现在已是需“扶坐”了。颔联目见,颈联寓慨,尾联寄愿。只是“襟袖肥”难解,若说寓“衣带渐宽”之意,似与通篇诗意有违,若不是此意,则意何谓?七句歌行或词之笔法,与首句一样,用于律诗似忒随意了。

拾雨:情感晓畅,结构合宜的一首诗。唯首句太过直白,略损诗意。颈联意味甚佳。七分句亦可再深婉一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