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问道诗词 首页 诗活动 近体和诗 查看内容

问道诗社200501期和诗作品点评

2020-5-16 06:33| 发布者: 候苍生| 查看: 107| 评论: 0| 查看评论

问道诗社200501期和诗作品点评

本期原唱:

柳絮(文/拾雨)

碧洇春色渐分明,渡口堤边逐队行。
烟水浮沉同脉脉,云山放浪自盈盈。
曾教叶拟眉间秀,何计泥销劫后名。
一任东风携去远,黄昏几处尚闻莺。

天脊野鹤:本期和诗咏物,以柳絮为题。作品首联上句交代时间,下句即点题。“渡口堤边”可以再推敲一下,感觉场面还可以拓开一些。颔联描写物态,以虚写实,景中有情。颈联由眼前之景,连想到物像的前身后事,虽无感叹句字词,却有引人入胜之意,似乎拟人,意中有景。尾联上句,把前三联的盈盈之景、脉脉之情,一任东风携去,柳絮本为种子,此去乃是为了新生,而留下的柳莺,依然在歌唱着春天。至此,作者不计名利,热爱生命的洒脱心态油然而生,耐人寻味。不足之处,“泥销劫后名”,感觉生硬,少了点柔美之感。


本期和诗:

1、柳絮(文/顺则堂主)

毿毿拂水喜泉明,漠漠春光暗自行。
本类枯蓬飞辗转,却夸晴雪舞轻盈。
凡心远道凭风力,特质微躯负浪名。
惟见落霞愁忽起,天涯客处老流莺。

天脊野鹤:首联“喜泉明”与“暗自行”对比。突兀有味,句法当赞。意脉由“暗自行”而起,意深境宽,从容不迫。咏物之诗,通常要描写物像之形态。本诗颔联从游人的心理之感写到眼前之景,以“本类枯蓬”,“却夸晴雪”,形成反对。以“飞辗转、舞轻盈”描写物态,沉重的心理与轻灵的物态,与给人以强烈的感观冲击,进一步开拓了“暗自行”的意境。颈联运用比拟的方法,实写理趣使诗中意味得到了升华。尾联自然收起,不留痕迹,唯独把“老流莺”的形象,留给了读者。不足之处,“泉明、枯蓬、特质、愁忽起”当酌。若遣词用字仔细,当是一首好的作品。


2、柳絮(文/青鲫)

柳自逍遥草自明,缠绵飞絮惹人行。
向输霜雪三分洁,徒有云烟一缕盈。
混沌招摇追白日,风流借力获虚名。
浮沉竟至无归处,落入枝头愁野莺。

天脊野鹤:起句明亮,次句点题,“惹”字动人。颔联承接飞絮,描写物态,景中有情。“向输”二字,亦可改为“虽归”,是否更顺口一些?颈联以物品表像拟人,可见情怀。“混沌”二字,建议推敲,感觉有失美感,“气运”二字可试。本诗最好是尾联上句,沉重却见笔力,前三联所有描述,仅“沉浮”二字统揽,又以“无归处”为下句意味开拓,当赞!有此上句,结句之意,自然韵深而无痕了。


3、和詩(文/商道酬信)

古淀青芦径纬明,老妻与我踏堤行。
西来雹水山同脉,东去洪波海共盈。
夏雨新荷呈锦秀,肥鱼美蟹久闻名。
凡尘一任相扶远,几处黄昏不断莺。

天脊野鹤:与原唱虽不同题,其意相和。首联“古淀青芦”景像平和,“老妻与我”却意味高远。颔联,以景物看,写“水自山中来,又向大海去”承接的是首句“古淀”,细品之,“老妻与我”,一路走来,人与物,时光流转,此比拟受法,未留一丝雕琢痕迹。可惜“雹水、洪波”用词不够细腻,有失风情。颈联当转,或感慨、或理趣,但可惜在最关键的一联,转而写景,且又是一般的描写,俗而无味。幸尾联尚好,又承接延续了前两联之意。“相扶远、不断莺”与“老妻与我”,形成了前呼后应。但终究是关键之处出现了断裂,伤害了意脉。


4、柳絮(文/南拳)  

随风万缕终飞去,落入平湖水上行。
北倚南旋求庇护,东游西荡诉虔诚。
浮生缥缈心难死,暗俺幽情向月明。
不卜前程寻绮梦,香魂各处未留名。

天脊野鹤:此诗题命柳絮,意在唱和,首句点题可赏,次句取景则难以理解,柳絮本为树种,遇土可发,遇水即没,如何作“水上行”之态。以下三联,就“水上行”而言,承接转合,倒也不见明显的不当之处,但作品以“水上行”写柳絮,其意难立,更不可与原唱赓和了。


5、和诗 (文/习文)

如烟柳絮舞姿轻,叶密枝扬绿满城,
一径桃花香久远,半池湖水影微清。
抚琴煮茗文兴起,提笔挥毫墨迹成,
韵节江南风过后,沾衣落地静无声。


天脊野鹤:本诗前两联,句句取景,应该是并列关系,虽写柳絮如烟,不如“一径桃花、半池湖水、绿满城”夺人眼目,但也不失为一幅生动活泼的春景画卷。可惜是颈联,似乎是泛泛而写文人墨客的闲情逸致,既无感慨之言,也无理趣之意。如此一来,作品终将归于平淡,无论尾联如何努力。


6、柳絮(文/海天一色)

我本三冬冷玉英,于今转世柳枝生。
暂依春木匆匆老,便与晨风缕缕轻。
起舞陶门开酒力,留思谢雪落诗情。
凭君莫问何居处,只在天涯缱倦行。

天脊野鹤:欲咏柳絮,自拟雪飘。道是于今转世。虽然“匆匆老”,却也“缕缕轻”。若论情怀,陶渊明见舞举杯,谢太傅思雪留诗。名家有情可寄,俗身何处可归?君莫问,平生洒脱,“只在天涯缱倦行”。


7、暮春(文/一溪流云)

缀眸夏服已分明,叶阔犹疑春未行。
途侧育花花喜客,道旁植树树怡情。
流年风物换新蕊,故土荒原又意生。
但惜眼前安富态,何妨它日百禽鸣。

天脊野鹤:此诗虽有情可寄,但并非和诗。审题论诗,首联尚可。但颔联所写景物“育花、植树”,不可以看成为暮春的自然之景,与首联有隔,好像跑题了。颈联“故土荒原又意生”,也有点问题,既然写“暮春”,又怎么能写“荒原”呢?虽然有“途侧育花、道旁植树”但是也不足以支持“荒原又意生”。


8、音书树上托黄莺(文/盘启星)

暮春无处不清明,芳草萋萋任我行。
微雨随风山碧翠,落红化土果丰盈。
犹知物理遵天道,方悟人生剩俗名。
江广河深乡路远,音书树上托黄莺。

天脊野鹤:未题柳絮,另起它题,当以“意和”论之。颈联实写理趣,不输与原唱,出彩当赞。前两联单论写景,无一不可。可惜平淡了些,导致颈联显得有些突兀。尾联“江广”句俗,有生造之嫌,“乡路远”没有来源,前面没有铺垫,如首联下句“任我行”改为“任客行”,会顺了许多。“音书树上托黄莺”,不大好理解,“音书”,或许是接“乡路远”而来吧,但是“托黄莺”似乎也不是大家熟悉的传书之物。


9、柳絮(文/碧荷田田)

满树峨眉眸子明,迎宾大道柳色新。
飞絮自在吐白雾,恰似雪花舞轻盈。
片片绿荫憩飞燕,层层柳下黄莺鸣。
年年岁岁根须远,点点滴滴绒花影。

天脊野鹤:题命柳絮,意在唱和。首联景起,中规中矩。问题是中二联,颔联描写物态,若不论字词,章法亦可。颈联当转,或抒情感慨,或理趣与人,断不可两联都用来写景,导致作品平淡无味。后两联,重复字词使用过多,不得诗法。另作品中,平仄多处错误。建议作者还是从基础方面努力。


10、观《岳飞传》有感(文/谭绿松)

饮马黄河频看剑,连烽故国欲请缨。
朔尘吹雪军书急,边月凝霜戍角行。
独信谈兵应合阵,何当破贼复归营。
岂知未克黄龙府,大宋男儿遗恨生!

海天一色:我们的和诗主题是“柳絮”,这一首显然跑题了,应该是个咏古诗,或者叫观后感吧。全诗看,意思的表达还算清晰,层次也还可以,我们在写这类诗的时候应该注意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虚实的结合,不能简单的介绍人物事件,要有议论和情景的烘托。另一个方面就是要从历史人物和历史故事中挖掘出新意,不然我们读诗干什么,直接看小说或历史故事不就行了。

青鲫:本次和诗主题为 柳絮,此已出题。抛开和诗来讲,还是很不错的感怀诗,立意鲜明,节奏流畅,情感层层递进。只首句既已 频看剑,次句用 欲 字莫如 数 字,欲请 是将请而未请。独信句有些费解,许是指《岳飞传》中的故事情节。


11、夏初(文/绿竹青青)

送春孟夏艳阳明,短棹轻舟碧浪行。
捉对鸳鸯情脉脉,成双鸥鹭态盈盈。
清清沭水含诗意,莽莽陵山冠美名。
莫道和风离渐远,柳林深处有啼莺。

海天一色:起笔点明时间、事件,颔联写近景,貌似一联虚写,一联实写,尾联转合,全诗铺排还算得法,然而笔力上有些力不从心,显得诗作缺乏感染力,失了精彩。比较突出的问题就是用词和意象的重复,比如“孟春”必然已经“送春”了,不必多言,短棹、轻舟一回事,捉对、成双小合掌,最后“啼莺”与前面意象重复,建议把这首诗精炼一下,改个五律。

青鲫:亦出题外。题目为夏初,但是全诗似并没有很好的选取出夏初独有的景象。


12、立夏(文/艾妮)

芳草萋萋柳色青,小荷初露曳浮萍。
呼朋陌上观星象,约伴堤旁赏落英。
远黛朝阳新笋立,近郊接瑞野花明。
春光纵是无穷好,夏送浓阴更动情。
(新韵)

海天一色:起步开门见山,叙初夏之境,颔联叙事约朋伴赏夏,颈联继承首联远近交替概括夏景,尾联转一笔合于夏日动情,整体看章法还可以,细的地方缺乏景与景之间的有机结合略显堆砌,这样的写法使得尾句的结论也没有那么有说服力了。

青鲫:抛开和诗来讲,还是很有趣的一首诗,情感真实,节奏欢快流畅。只颔联 呼朋、约伴合掌。远黛 喻指女子之眉,但猜想作者此处或指远山,不然和后面新笋隔景,远黛用在此处似有不妥。接瑞 二字有些费解,或可再斟酌。


13、柳絮(文/天脊野鹤)

风催白絮别流莺,恰与春归一路行。
有子随槎从荡漾,逢时点地亦轻盈。
皆云旧梦垂垂泪,谁道新生脉脉情。
终日飘零何处去,来年柳岸使人惊。

海天一色:扣题,首联描写白色的柳絮,在风的催促下,告别了柳枝上的黄莺,与春天回归的脚步一路相伴,于是一场柳絮旅行的交响乐就这样拉开了序幕。二联继续了美丽浪漫的节奏,我们看到小小的柳絮携带着种子时而像乘坐上仙船在天上飞扬,时而又贴着地面轻盈游动,好不快活,这一联把柳絮飘舞的形态描写的栩栩如生,同时颔联的“有子”一词又为后面的结句埋下伏笔。颈联转句,是对柳絮的主观评价,一正一反,有此一联,尾句的柳岸使人惊的结论是再正常不过了。全诗气脉通顺,结构严谨,立意鲜明,唯一不足“使人惊”这里意思应该是来年又会长出新的柳枝,可能由于用韵的缘故吧,意思略显隐蔽了。

青鲫:首联写别、行,颔联写柳絮或随波荡漾,或随风沉浮,随、从、亦略重,点字确切。若旧梦句写离别之苦,则显隐晦,转折或显突兀。本诗立意柳絮的角度是新生,那尾联飘零二字或可再斟酌。


14、柳絮(文/留白)

一江九曲奔天外,古寺新妆骤雨晴。
云海急流修旧事,烟波稳放悟平生。
举旗拓土三千里,插柳屯兵万世名。
此处神游任君去,清明不再负枯茔。

海天一色:前四句如果理解成是用意象写柳絮的话,这样的写法容易产生歧义,如果是写景那么用四句作铺垫,对于格律诗来讲有点太啰嗦了,颔联不错,喜欢,尾句也很好,就是“苦茔”有点突兀了,如果前面有些说明会好些。总得看来用句新奇,有力度,缺乏整体的构章。

青鲫:能将柳絮写的如此别开生面不落窠臼,也是很棒了!起句不俗(个人猜测下,喻指柳与絮乘风奔向天外)。颔联喻写柳絮乘风,或急或稳两种状态。颈联 举旗 句如神来之笔,转折自然。只神游句略微与上句意重,枯茔可在斟酌。全诗大开大合,收放自如,对仗工整,读之有大珠小珠落玉盘之感。且起承转合亦通顺流畅,遣词用句成熟大胆。


15、柳絮(文/董峰)

虽然方向不分明,依旧空中努力行。
为有自由情炽热,更无羁绊态轻盈。
扎根未必皆从利,生长何需在意名。
翠叶摇风枝伴舞,歌声助兴是雏莺。

海天一色:立意鲜明,章法也得当,就是在遣词用句方面俗语白话比较多,缺了诗的典雅。

青鲫:从立意上与原唱有延续,但亦成一家之观点。全诗虽略显直白,但本诗想表达的不羁的思想倒是符合。起承转合也可。


16、柳絮(文/陈坤)

蒙蒙扑面暗还明,飞舞随风逐客行。
青草只堪凭点缀,白云安可比轻盈。
虽无国色妆柔骨,却赞诗才成美名。
莫道今朝似烟散,鹅黄留得待闻莺。

海天一色:流畅,语虽浅意却深,层次分明,抽丝剥茧漫漫道来。

青鲫: 本首诗意在赞美柳絮。蒙蒙扑面写实,但飞絮扑面给人的感觉还是不舒服的。暗还明,似有些凑,全诗意脉流畅,鹅黄或可在斟酌。


17、柳絮(文/平林凯风)

流花且作天涯旅,青柳扬鞭踏浪行。
画舫夕阳情脉脉,吴山眉黛水盈盈。
海棠叶噙珠边泪,曲径莺啼竹后鸣。
因怕闲愁帘未卷,小窗乱絮被风惊。

海天一色:首句把柳絮比作流花有创意,二句有问题了,这里明显把主语柳絮(或者说流花)省略了,成了病句。中二联平头,似乎是要用像来表达吧,但是在里面有问题了,首先我们和诗的主题是“柳絮”这是一个实体,不是像,以李商隐“锦瑟”为例,“锦瑟”是像,这个名字是后人加上去的,如果大家都同意叫“杜鹃”也没问题,对吧?这里我们的题目就是“柳絮”要是用像来表达就跑题了。另外就意象而言,这两联都是山川鸟木,组合起来更像是在写风景,与“锦瑟”比较一下,那首诗意象的选择就不会产生具象,只能是一种气氛。尾联的处理看出来了功力,能够和回来实属不易。全诗用词精致,用句新奇,每一句拿出来看的话都是非常出色。

青鲫:虽题目为柳絮,但未见柳絮之形、色、性、质,通篇只在首尾点了流花乱絮,全篇似写闲愁,柳絮只是误闯,若“清风不识字,无故乱翻书”,只不过这里风翻乱的不是书,而是惊动了乱絮(亦或者是绪)。颈联珠、泪意重,啼、鸣亦重,且噙字虽好,但平仄失了。


18、步韵拾雨柳絮(文/王宣球) 

一川碧透渐春明,扑眼迷空尘滚行。
合与落红惟脉脉,欢生新绿亦盈盈。
人心蝶翅情留梦,水性杨花玷污名。
自信逍遥随遇处,东风送举伴流莺。

海天一色:行,有点儿凑韵了,“人心蝶翅”没明白是什么意思,“情留梦”与“玷污名”对仗不工,“送举”也可以再斟酌一下。整体看句的意思表达的比较清晰,用词也比较准确,立意也很好,但是从章法上看,缺乏脉络,没有层次。

青鲫:首联透、扑、迷、滚很是精练了,颔联也有趣。蝶翅句略显隐晦,水性杨花是指人们常将柳花与杨花混淆吗。尾联也不错,亦有新意。


19、登高感怀(一江明月)

青峦白水两分明,雁阵乘风玉宇行。
万壑虬枝涛滚滚,千畴碧草露盈盈。
云舒云卷难为字,身后身前不计名。
敞阔心扉辞懊绪,悠然自在赏啼莺。

顺则堂主:此诗前半写登高(山),后半写感怀,诗意脉络还是清晰的,惜前后稍稍有些意断。看诗题“登高感怀”,第一感觉是重阳节候。“登高”字面意为“上到高处”,但几乎已被九日所独占了。开篇不错,青峦指苍翠的山峦,白水,指的是澄清的水,一派山明水秀的景色,而天上有雁队飞过,从通篇诗意来看,此雁仅属目见,应该没有寓意在。颔联出句松对句草,应该属春景。松四季常青,而草到了秋冬应该称不上“碧”的,夏草虽也可称“碧”,但这个“露”应该是“春露”。颈联意转,但稍有点硬,云舒卷当然没问题,但难为字就有点随意了,由此不计名的感慨稍显无由,尾联自遣,“敞阔”“懊绪”云云可再斟酌。这里想提一个疑问:莺和雁是否会出现在同一个画面中?也许是余孤陋,一直以为雁乃秋之象,而莺是春之象,两者难得共框。诗中雁应该是春来北归之雁。所以次句不妨明确下,避免歧义而使人困惑。同理诗题也可改下,比如把登高改成登峰。

拾雨:和诗未题柳絮,姑且从“意和”的标准来看。首联青白色佳,雁阵暗含鸣声,可谓声色皆备,情景开阔。颔联若是时间在清晨,亦佳,不过前文有“青”,此处的“碧”若能换个角度写草会避免重复从绿色入手。颈联出句“难为字”有趣,“身前身后不计名”主语是“云”的话可以说通,也对“难为字”做了交代,此联景中寄情,对仗方式灵活。尾联惜未能衬起前三联,“敞阔心扉”“辞懊绪”“悠然自在”都是一个意思,既略过直白也未免重复。


20、阅尽人生一闲翁(文/邱彬)

春风送我过东城,早有飞莺深树鸣。
两岸青山关不住,一湖碧水豁然横。
孤舟老叟垂晨日,柳浦黄童戏浪情。
阅尽年华人已旧,由缰信马任闲行。

顺则堂主:起得不错,淡而有味,个人感觉“飞”和“深树”有违。颔联“关不住”有点不切,因青山并非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如何关?若说是青山关不住湖水,那么湖水是从青山内流到青山之外了?古人言“春色关不住”,是因为有“一枝红杏”逃”出墙来”。而“豁然”连“横”也有点小题大做的味道。“垂晨”何指?在清晨垂钓?是否有生造之嫌。此老叟是作者自己还是别人?从诗意看应该是别人,如自指,就有点和尾句矛盾了。“戏浪”是否有点过了,“戏水”就够了。可能想借“浪”这个词形容童子的调皮活泼?尾联“阅尽年华”出得有点突兀,前六铺陈伏线不够,“尽”字应该难下。“旧”字感觉也不如直接用“老”来得确切,虽然平淡了些。而“闲”和“阅尽”引起的感慨似乎联系也不够紧密,不必然。

拾雨:和诗未题柳絮,姑且从“意和”的标准来看。首联佳,有生趣。颔联“关不住”“豁然横”对仗还需推敲。颈联“垂”字是“垂钓”的意思吗?诗以字入,“垂”字本身不能直接接晨日。尾联“由缰”“信马”用一个就好。


21、临清运河广场(文/徐虎本)

睡余慵懒广场行,青翠参差分外明。
慢快高低吊音准,吹弹拉唱看谁赢。
老翁只喜拳形意,少妇犹迷舞态轻。
我欲寻香花影失,春心已入故乡城。

顺则堂主:此诗罗列了广场目见,像报了一份流水账,于诗意的挖掘上有所欠缺,所以诗味寡淡了些。尾句也似天外飞仙,突兀而至,与前六所述分明无关。中二联失对。

拾雨:基本上和“和诗”的关系不大。是一首欢快的生活小诗,充满人间烟火的气息。


22、清明有寄(文/金童)

凄风冷雨正清明,祭祖思亲结伴行。
手足伤怀情切切,椿萱久别泪盈盈。
贤昭梓里垂高节,德泽乡邻享盛名。
流水落花哀细柳,暮春三月听啼莺。

顺则堂主:此诗写清明归家祭祖,从诗意看作者应客居他乡。首句渲染营造清明氛围,次句交待事由。颔联述亲情,颈联追思家世渊源,先德享誉乡里。尾联呼应开篇,惜有点意重。全篇通顺,诗意流转畅晓。“情切切”,“泪盈盈”太实,'“梓里”和“乡邻”对似还可求工。余味似乎略不足。

拾雨:并非“和诗”。首联直接入题,颔联入情。颈联的感情基调和全诗不太协调,“贤昭梓里”“德泽乡邻”意重合掌。尾联景收,亦含情,不过清明时节,又是暮春,用“细柳”是否精当需推敲。


23、烟花三月随旅越 (文/陈己白)    

三月烟花袅袅晴,追眸远鸟碧空鸣。
停船挂雪团锚索,离柳依襟恋客鬇。
随旅五湖飞洒脱,神交西子舞轻盈。
也谋扁棹千金散,更向东洋种太平。

顺则堂主:首句“袅袅晴”感觉有点别扭,次句感觉不顺,字句组织似还可斟酌。中二联应是写柳絮,但首联未作铺垫交待,所以略显唐突。“团”似有点过,“停船”略显普通,“随旅”有点拗口,一般不这样用。尾联出句应承西子,写随蠡泛湖,对句有点意不明,东洋何指?东海抑或扶桑?若东海则犹写西子,若扶桑则意指玉环?太平是树?还是仅作字面解?若是树则“种”字可解,若是其他,则“种”字何谓,是言“太平之种子”或是“给太平留存种子”?总是费解。全篇实写人。

拾雨:颔联动词使用略频,一是读起来疙瘩,二是个别词还需精炼。颈联五湖、西子都是从湖入手,飞洒脱、舞轻盈也比较重意,建议出对句能从不同角度入手才能互相增辉。尾联“扁棹千金散”是说范蠡泛舟五湖么,那和颈联重复了。“东洋”这句是说杨玉环的故事么?如果是,和全诗立意关联不大。尾联具体含义恕我愚钝,未敢乱评。


24、榴花

深宫锁梦意何平,开落无人惜此生。
负子只因恩宠重,留春不过眼眸明。
迟迟秋日三山晚,寂寂寒砧五凤城。
一去韶华空结果,仙葩未必肯如卿。

顺则堂主:石榴本是名种,相传由张骞出使西域时带回,栽在武帝的御花园中;又传太真喜着绣着石榴花的裙,时称“石榴裙”,可见榴花的美艳,故很多写榴花的作品都把两者联系在一起吟咏,故首句有“深宫”云云。然“锁梦”之梦读完全篇也未明何指,因何而锁也未知,“意何平”也就无法揣度了,此“意”倒是可指次句所谓,但“无人惜”似有点夸大其词了。中二联实沉痛语,“负子”可理解为由落来,“三山晚”对“五凤城”可榷,莫如直接用“三山夜”。尾联“空结果”多义,由诗意看应该偏“无结果”。总之除个别地方可商榷,整体还不错。其实此诗题换作“杨太真“”可能更切,除次句可讨论外,余皆契合(如果以马嵬结局看有这样的感叹也未尝不可,只是“开”时还是有人怜惜的)。“负子”可理解为离玄宗而去(虽说玄宗被逼,但太真念平日恩宠却是甘愿,然究属背盟,故曰“负”。)。四句是哀怨语。颈联一太真,一皇都,两地悬望。尾联感慨,于榴花应有“结果”,于太真却无,令人唏嘘。

拾雨:虽非咏柳絮,也是一首很不错的诗。从首联看来,本诗主要是借写深宫里的榴花来叹有类似命运的女子,“开落无人惜此生”基本点出主旨。刚开始引入中国的时候,石榴主要栽植于京城长安的皇家御花园和骊山温泉宫(即今华清池)内。颔联出句有深度,对句“眼眸明”应该是指美人明眸善睐可以留得人生短暂的春天。颈联里的“三山”,应指理想中的仙境或是桃源之地,在迟迟的秋日中,所有的理想中的生活已经逐渐远去,只有皇城中的我寂寞地听那冷冷的捣衣声。至此,全诗美矣!尾联有点儿奇特,花开完了结果是个很正常的结局,空结果的空字何解?这点很重要,因为结句里仙葩和榴花的区别就着落在这第七句上了,可以升发得更清晰一点。


25、柳絮(文/胡铁辉)

湖堤拂鬓晓风轻,淡扫眉峰水碧横。
缱绻钱塘迷鸟语,悠然彼岸眷弦筝。
如岚聚散粘衣袂,似雪翩跹漫郭城。
一任逍遥相逐去,飞花自在恰盈盈。

顺则堂主:此诗扣题比较紧,句句写柳絮,但不着“絮”字,正是咏物正格。每句之主语俱是“柳絮”,句意自明,故无需赘述。前六句描画柳絮各种情状,尾联羡其自在逍遥。颔联出句有情,因迷鸟音婉转,故“缱绻”。对句闲适,水声如“弦筝”,故“眷”。颈联一“粘”一“漫”也是不错。其实写柳絮即是写人,柳絮比人自在逍遥。

拾雨:本首作品比较合乎“和诗”的要求。首联“淡扫眉峰”和“水碧横”的联系稍嫌不够紧密。颔联继续从水的角度入手,有点儿重复首联的意境。缱绻对悠然,衣袂对郭城对仗还需精修。整体而言,全诗对柳絮的特征描摹还是比较统一明确的:缠绵、轻盈、悠闲、逍遥。


26、柳絮(文/黄河浪)

翠屏飞絮日微明,轻逸飘然过古城。
桥北风长梳竹细,堤南草厚抹渠荣。
崆峒何意强寒压,泾水纵非重雾萦。
忽悟高轩廊上匾,柳湖晴雪得诗名。

顺则堂主:首联点题,“翠屏”应指远处群山,惜“轻逸”“飘然”意稍重,古城当指平凉。颔联拓开写湖两岸风景。颈联有些费解,且字句尚可斟酌。“崆峒”应指黄帝问道之名山,如一屏障将寒气强行压制,不让散去,然与整体诗意有何关系,未交待;而“泾水”烟雾缭绕,经久不散,何则?应是柳絮漫天,如雪如雾。“纵非”用得似乎有点不妥。尾联交待此诗来由,原是见了平凉八景之一的“柳湖晴雪”之匾额起兴为之。

拾雨:本首作品是从柳絮入手的,首联点题。颔联有点跑题,没有铺陈好首联对柳絮的引出,就算写的是环境也要和柳絮关联。颈联表述比较生涩,意思是“晴雪”说的是柳絮,并非寒雪。最后一句点出所咏之景来自于甘肃平凉市崆峒区柳湖公园平凉八景之一“柳湖晴雪”,该景点以暮春时节柳絮轻飘闻名。全诗切入点还是挺好的,只是文字功夫需继续锤炼。


27、饭后偶吟(文/娄底闲人)

当窗寒木啭黄莺,不事山翁爱醑觥。
霜液堪为逃暑饮,豆糜忝作丈人行。
曾经竹笠耕畴客,唯解蕉书记姓名。
清点冰盘无设处,自寻短句自酬赓。

顺则堂主:此诗乃闲人写闲情,兼及志趣。遣字用词尽量趋古,如“寒木”“耕畴”“蕉书”“酬庚”等等,不一而足,几乎每句一词。起句不错,写出了由冬至春的季节变换,次句写闲趣。颔联有点费解,出句“逃”字未明其意,霜液本义清凉的汁液,此处可能引申为酒,比如冰啤之类,可以消暑。但前文季节刚入春,后句就出现暑字,是否跳跃有点大。而豆糜指用豆煮成的粥,怎么就充作“丈人行”了,不解。猜此句大意是说甘于朴素澹泊的生活,但这个“行”字有凑韵嫌。颈联不错,“蕉书”用怀素典,总说虽躬耕,但苦学明志。尾联“冰盘”何谓?指明月?句意似又无此意,那么权作消暑之物看。结合三句所言,可知是当下事。末句写反正无事,故觅句唱酬。全篇诗意还是通顺可解的,只不过于时节转换上稍显仓促,铺垫不足,令人略有隔断之感,或者是由“寒木”“黄鹂”“霜液”“暑饮”“冰盘”等词的字面意思引起。故于字词的选择不可不慎。

拾雨:并非和诗。颈联对仗需酌。


(延期作品)

28、柳絮(文/郭开江)

碧玉小家初长成,修长秀发镜湖倾。
灞桥垂泪伤离别,隋苑别枝忙送迎。
倚水招摇生性浪,随风动漫舞姿轻。
梢头月下佳人待,自古无情恼有情。


29、柳絮(文/占继南)

每逢三月去孤行,那种离愁怎说清。
无恋繁枝尊节序,只凭疏影数羁程。
时时聚散他人念,日日浮沉自己争。
飞遍千山存大爱,一如播下隔年情。


30、柳絮(文/李守全)

一湾春水碧波长,岸绿垂丝密似墙。
衣白茸茸难寂寞,花飞冉冉漫轻狂。
浮空如雪高枝落,入户随风暖絮扬。
底事升沉多任纵,爱将生命土中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