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问道诗词 首页 诗坛资讯 查看内容

民间诗坛三十多年残酷争斗,教科书不会有的……

2020-5-9 14:17| 发布者: 花晨月夕| 查看: 34| 评论: 0| 查看评论

中国诗坛在1986年发生了两件大事,直到如今依然产生着深远影响。

一件大事是非非主义诗歌运动的诞生。非非,全称非非主义诗歌运动,是中国新诗史上坚持时间最长的诗歌流派,并始终坚持先锋写作的反叛姿态和巨大的创造活力。中国最大的诗歌艺术流派,1986年5月创立于四川西昌--成都,由周伦佑、蓝马、杨黎等人为首发起,《非非》早期的主要作者有周伦佑、蓝马、杨黎、尚仲敏、何小竹、梁晓明、余刚、敬晓东、李亚伟、刘涛、陈小蘩、孟浪等人。后非非代表诗人主要有:周伦佑、陈小蘩、蒋蓝、陈亚平、袁勇、邱正伦、董辑、龚盖雄、孟原、雨田、余刚、马永波、二丫、梁雪波、王学东、野麦子飘等。”

另一件大事是“86年诗歌大展”。1986年10月,徐敬亚在深圳主持发起了中国现代诗历史上第一次规模空前的断代宏观展示——“中国诗坛1986’现代诗群体大展”,隆重推出了68个诗歌流派、流派宣言以及100余位未名青年诗人的诗作以及徐敬亚的《生命:第三次体验》及《编后》。当时,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所有中国报纸一律每天只有4个版。史无前例的“深圳八六大展”以《深圳青年报》为主体,联合安徽《诗歌报》,动用了两家报纸,刊发煌煌7个整版,总量达13万字。“深圳86诗歌大展”成为中国当代诗歌史上的重要事件。第三代诗人登上舞台。

那我就好好捋一捋这两件大事是如何影响近三十多年来的中国诗坛。

非非主义诗歌运动的诞生。我这里引述一下自己之前发在公众号文章里的话:“前非非时代主要理论标志为反文化、反价值和语言变构,作品一般具有非文化、非崇高、非修辞的特点。这就是非非主义几乎是‘中国诗坛所有垃圾派之母’的原因。没看明白啥意思?我告诉读者们,前非非主义的非文化和非崇高特点,与2003年皮旦创立垃圾派的时候所提出的垃圾派宣言和原则(垃圾派崇低,向下),是一种孕育关系。至于非修辞的这一特点,与伊沙所创立的后口语诗派(鄙视修辞,排斥书面语,提倡直接的不用修辞的口语)也同样是一种孕育关系。当然,杨黎后来倡导的废话体写作也是由此而来。记住,这话是我说的,你百度不到——非非主义几乎是‘中国诗坛所有垃圾派之母’!”

我给了非非主义并不太友好的评价,非非主义有两个干儿子,一个是伊沙,沈浩波,朵渔等等为代表的下半身诗派,一个是皮旦,徐乡愁,管党生,小月亮等等为代表的垃圾派。

这里面到如今依旧臭名昭著的当属伊沙,本来他是下半身诗派出身,这从他的作品里可以看得出来。早年鹿特丹诗歌奖冒名顶替风波,满城风雨,如今与战友杨黎反目成仇,微博指桑骂槐不计其恩。盘峰论争前后以诈死扬名,臭名昭著,盘峰论争期间以流氓下作手段逼退知识分子代表。诗歌以屎尿屁为突破口而再难进步,开启诗坛“狗日的”骂战至今,余秀华等人纷纷效仿其脏话连篇。2003年前后与下半身沈浩波利益勾结,与皮旦管党生垃圾派互相征战炒作,拉开了一场黑吃黑的诗江湖腥风血雨战争。诗江湖时代,与知名女网友“仇恨的桶”发生婚外情,丑事败露,后者被伊沙抛弃后几度抑郁尝试自杀,请各位百度搜索“伊沙仇恨的桶”关键字自行查询。

他后来创立了所谓后口语诗派,利用新诗典,八年多来聚拢招徕将近两千位诗人,再加上他在民间诗坛耕耘三十多年的影响,可谓树大根深。不好意思,2018年9月爆发的“曹伊之争”改变了伊沙的命运,一年半来,硝烟弥漫,伊沙在诗坛的名声越来越臭。今年3月28日,伊沙的新浪微博“长安伊沙”被禁言,十几条微博被他“引刀自宫”,自行删除。4月8日左右,伊沙微博账号被微博官方彻底封禁,无法查看。“该账号因被投诉违反法律法规和《微博社区公约》的相关规定,现已无法查看。”或许这是必然结局吧,该微博账号数十万条微博,以及他的一万五千多首《点射》,灰飞烟灭。永久封号对伊沙的打击是非常大的,他发文说考虑到自己的身体状况,以后不再参加长安诗歌节。这也基本宣告了他自封的世界第四大诗歌节——长安诗歌节的告终。

沈浩波当年因为一首《一把好乳》而红极一时,多年来他也逐渐在淡化自己的下半身诗派的这个出身。2006年9月下半月,韩寒炮轰诗人白烨,随后在国庆长假期间又扩大打击面——炮轰整个现代诗坛:国家一级诗人赵丽华的几首旧作遭恶搞,爱凑热闹的韩寒也在博客上用“梨花体”仿诗一首,这算是他炮轰诗坛的开始……韩寒很快把战火烧到了整个现代诗坛:“前两天在争吵诗不诗的问题,没看,觉得奇怪。因为我的观点一直是现代诗歌和诗人都没有存在的必要的,现代诗这种体裁也是没有意义的。”韩寒冷不丁在博客中丢出了一篇名为《现代诗和诗人怎么还存在》的文章,称现代诗人是先把自己大脑搞抽筋,再把句子给腰斩揉碎,跟彩票开奖一样随机一排,自以为是艺术,其实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沈浩波,伊沙,杨黎,东篱等一帮人终于坐不住了,纷纷向韩寒表达“严重抗议”,还举办了什么堪比丑闻的朗诵会来支持赵丽华(我想沈浩波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正中下怀后,此时韩寒才发起了真正的攻击,《坚决支持诗人把流氓耍成一种流派》一文,有备而来的韩寒将沈浩波以前写的下半身诗歌挖出来,开始猛攻,“我觉得他的诗写得不错,反正横着这么写肯定不行,一竖,成了艺术,说着说着我有点崇拜他了,他直抒胸臆,用他的诗歌来说明了男诗人基本都是流氓这个古今一样的定理。咱们普通人耍流氓肯定是不行的,但诗人,硬是把流氓耍成一种流派,使委琐成为一种伟大。”

下半身诗派暂且说这两个人物,我再说说垃圾派,先说皮旦。

皮旦,原名支峰,网名“老头子”,臭名昭著的垃圾诗派创始人。垃圾派华山会议上,成员曾德旷当众手淫,当众吃蛆并拍照拍视频上传网络,造成了严重不良的社会影响。皮旦2003年左右创立垃圾派至今,诸多垃圾派骨干早已脱离垃圾派,或者若即若离,皮旦依然一厢情愿,徒留其名来装点门面。垃圾派前骨干,大姐大人物小月亮已经走出垃圾派,创立华山派并与垃圾派皮旦势不两立,双方多次爆发短兵相接的战斗。大月亮已经在2019年2月2号发表声明退出皮旦的垃圾派,我已截屏留存并公布于众。徐乡愁与码头水鬼的文字风格与垃圾派,目前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分离。皮旦不得不改变标准,招募新的垃圾人来充实垃圾派阵营,其中最为可悲又可怜的垃圾人就是三朵。

皮旦创建北京评论微信群,整日纵容垃圾人进行谩骂互殴,借此提升垃圾派北京评论的热度,垃圾派崇低,粗俗无底线,令人悲观绝望,垃圾派多人因此染上心理疾病而自杀身亡。皮旦不仅不制止这些乱象,反而纵容垃圾人继续作恶,造成严重不良的网络影响。2019年1月15号我发动了针对皮旦,垃圾派,北京评论的网络战,当月底皮旦在北评出台了《北京评论微信群骂战管理制度》,试图控制骂战——我的看法是,既当婊子又立牌坊的北评除了解散别无可救。

至于管党生,其实他和皮旦一样都属于那种来无影去无踪的民间野史一般的人物,很少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生活经历和活动轨迹——说着说着,还真有一点江湖传说的味道。

我这里主要提他一件事。2018年11月10日晚上,一张关于“垃圾派元老管党生威胁揭发西安外国语学院文学教授伊沙嫖娼”的截图在网络上疯传,瞬间引爆了我所在的上百个文学微信群——这绝对是重磅新闻!

一张截图来自于管党生所发的朋友圈信息,一大段文字下面是一幅搞图(伊沙小喽啰将曹谁阵营的重要人物照片进行拼贴恶搞)。这段文字我现在全部抄录在此:“不玩阴的,此图已留存。请伊沙之友,弟子和狗仔告知,8小时内将其在新浪微博删除。否则,明天上午,我将把此图及伊沙历年来违法,违规言论及黄下反诗集中发往陕西高教厅及西安外国语大学,并保留起诉权利。不玩阴的,伊沙(吴文健),老子就一流浪诗人,无业游民,你一再挑衅,我能让你走投无路,连软饭都吃不成。另,同时将十年前我和伊沙在河南洛阳共同嫖娼一事告知贵校领导,当然时间已久,也许无法律效力,但会让你吴文健美名流传。我怕什么?你怕什么?此告。管党生。”关于后来,后来的事情,大家可搜索“面朝大海春暖花开by 鹰子”这个公众号,重点关注反伊战争第十九炮,里面有你想要的一切。

我这里再说一个重点人物,小月亮——曾经的垃圾派大姐大,以成功召开垃圾派华山会议而成名。

她如今是华山派诗歌创始人,从垃圾派分裂出来并与垃圾派作战,创有公众号“华山诗派”。虽然她的诗歌理论备受争议,但她的坚持,她的努力与付出,这也给她带来了不小的名气。

2018年末,小月亮介入曹伊之争,加入曹谁团队——“诗战18军”。她当时曾说:“人们应该拆除它,敲碎它,把它当垃圾一样处理掉。听吧!拆除伊沙雕像的呼声,来自四面八方,来自全国各地,越来越高,越来越高了!”——小月亮《拆除伊沙的雕塑》。她还说:“伊沙写诗像吐口水一样,需要的时候吐一吐,有时候是水,有时候是脓痰。最近,伊沙上火了,来自四面八方的风,让他伤风感冒,让他头痛。伊沙总是很少出门,一旦出门,就会看看天。这时候东风和西风,为伊沙的口水诗在战斗。伊沙继续头痛,他有一种预感:这场风寒,不会像从前那次,刮一阵就平息了,他有可能会被这风寒击倒,今后再也站不起来了。他知道,他已经不是从前的他了,风暴也不是以前的风暴。”——小月亮《伊沙的头痛病》。现在看来,已经是预言准确!

说了这么多,我觉得描述的还只是诗坛的冰山一角。我最后要说的一个人物——后非非主义的代表龚盖雄,这有些回到原点的意思。

2020年1月8日,后非非诗人龚盖雄发文《诗戏剧悼念非非主义的终结》,在副标题里写道:“2020一个人的《诗歌史记》宣言兼悼念非非主义的终结”。紧接着,他在诗戏剧的序言部分开门见山地写道:“三分钟默哀。三碗面默哀。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默哀。非非主义诗群的终结,终结了什么?”

龚盖雄发出振聋发聩的质问:“1989。诗。诗人。分道扬镳。为什么?杨黎,蓝马,尚仲敏,何小竹,吉木狼格,小安,刘涛——一大群非非诗人离开周伦佑,退出非非!2000——2020,后非非,何以后非非?为何又是一大批非非诗人离开周伦佑,退出周伦佑董辑二人转霸道垄断的非非?”他有充分的理由来解释这一切:“也许一开始,杨黎的杨非非,蓝马的蓝非非,尚仲敏的尚非非,龚盖雄的龚非非,就本源上独立于周非非——!啊啊!没有人能垄断诗歌写作——!”激动的老诗人继续控诉:“34年来,离开周伦佑的,除了蓝马、杨黎、尚仲敏、何小竹、小安、梁晓明、蒋蓝、陈亚平、龚盖雄、马永波、孟原、周兴涛……还有多少良知,多少蔑视周伦佑人格、人品、文格、诗格——日益败坏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顶部